規范合理使用著(zhù)作權 促進(jìn)民族文化繁榮發(fā)展

2021.02.22   

 

來(lái)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作者:尹俊 發(fā)布時(shí)間:2021-02-22

 

為協(xié)調著(zhù)作權人利益與社會(huì )公共利益,促進(jìn)優(yōu)秀文化的傳播,世界各國的著(zhù)作權立法大都會(huì )使用法定許可、合理使用和強制許可等方式對著(zhù)作權人的財產(chǎn)權進(jìn)行必要限制。其中著(zhù)作權的合理使用是指在特定的條件下,法律規定可以不經(jīng)著(zhù)作權人許可,不向其支付報酬,但應當指明作者姓名或者名稱(chēng)、作品名稱(chēng),并且不得影響該作品的正常使用,也不得不合理地損害著(zhù)作權人的合法權益的合法使用方式。

 

為促進(jìn)我國民族地區教育、文化和科技事業(yè)的發(fā)展,加強中華民族優(yōu)秀文化的傳播,增進(jìn)各民族之間的交往與交流,我國在1990年頒布《著(zhù)作權法》時(shí),就明確規定了將已經(jīng)發(fā)表的漢族文字作品翻譯成少數民族文字在國內出版發(fā)行的合理使用制度。此后,《著(zhù)作權法》雖歷經(jīng)3次修訂,但均相對完整地保留了該項制度,只對該制度的表述方式進(jìn)行了細微調整,其立法意圖及內涵未變。由于針對該項合理使用制度的立法解釋及司法解釋缺失,加之學(xué)界對該制度的探討相對較少,因此,導致實(shí)踐中出現了一些針對該項合理使用制度的適用問(wèn)題無(wú)法妥善解決。為此,筆者對該項合理使用的相關(guān)內容進(jìn)行了梳理和淺析,希望能為相關(guān)問(wèn)題的解決提供參考。

 

明確“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內涵

 

2020年新修改《著(zhù)作權法》中使用了“以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這一法定用語(yǔ)。對于該用語(yǔ)的內涵界定,實(shí)踐中存在不同的理解。筆者認為此處的“以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除應滿(mǎn)足主體為中國公民、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和已經(jīng)發(fā)表兩個(gè)要件外,還應重點(diǎn)考量以下兩個(gè)方面:一是從作品表現形式的角度去理解。“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應不等同于狹隘的“漢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按照我國《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法》的規定,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是普通話(huà)和規范漢字。顯然,其表現形式要比“漢語(yǔ)言文字”更為嚴謹。二是從該作品是否為原創(chuàng )作品的角度去理解。“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應既包括用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原創(chuàng )作品,也包括用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匯編、改編、翻譯等方式進(jìn)行再創(chuàng )作的作品。

 

完善司法解釋 尋求制度平衡點(diǎn)

 

在實(shí)踐中,可能會(huì )出現據以翻譯的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藍本本身就是再創(chuàng )作作品的現象。即該翻譯作品藍本是在其他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少數民族文字作品或外國作者作品的基礎上通過(guò)改編、匯編或翻譯等形成的新作品。筆者認為,對于滿(mǎn)足前文提及的,主體要件的原作品是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的再創(chuàng )作作品,由于其主體范圍和作品形式均符合合理使用制度的法理內涵,因此應該適用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其他兩種情況的再創(chuàng )作作品則不適用著(zhù)作權的合理使用制度。因為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的法理基礎就是基于社會(huì )公共利益的優(yōu)先保護原則,進(jìn)而對我國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著(zhù)作權人的財產(chǎn)權進(jìn)行合理限制。如果原作品同樣是其他少數民族語(yǔ)言文字作品,那么兩者就應平等保護而非差別保護,因此就不應對其適用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如果原作品是外文作品,那么,鑒于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翻譯成少數民族文字作品合理使用制度是我國《著(zhù)作權法》獨創(chuàng )的制度,《伯爾尼公約》及其他國家著(zhù)作權法律中均沒(méi)有此類(lèi)制度,因此也不能直接適用該合理使用制度,否則容易造成涉外法律沖突,也與我國此項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的立法初衷相違背。

 

“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中有時(shí)會(huì )附有插圖等非文字表現形式的作品。這些插圖等作品的著(zhù)作權人有可能是其他人,那么在適用合理使用制度時(shí),是否也包括此類(lèi)其他形式作品呢?

 

筆者認為,一是在通常情況下,包含在作品里的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作品只要符合我國《著(zhù)作權法》有關(guān)“作品”的規定,那么該作品的作者就該享有獨立的著(zhù)作權。無(wú)論在原作品中還是通過(guò)改編、翻譯等方式再創(chuàng )作的作品中,只要使用了該作品,就要尊重該作品著(zhù)作權人的合法權利。例如,要事先征得著(zhù)作權人的同意,不得擅自對作品進(jìn)行修改,為其正確署名等。二是目前我國的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均未對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中所包含的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的作品,是否也同時(shí)適用該合理使用制度作出明確規定。如果硬性地將合理使用制度擴展到該類(lèi)作品,就會(huì )突破“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這一前設條件,不當地限制其所包含的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的作品著(zhù)作權人的合法權利。反之,如果該類(lèi)作品不適用合理使用制度,則在將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翻譯成少數民族文字出版時(shí),需征得該類(lèi)作品著(zhù)作權人的同意并向其支付合理報酬。如此一來(lái),必然會(huì )影響優(yōu)秀的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在民族地區的傳播,與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的設計初衷相違背。

 

因此,合理使用制度應該在作品著(zhù)作權人和支持少數民族地區文化、教育以及科技發(fā)展之間尋求一個(gè)合理的平衡點(diǎn)。這一平衡點(diǎn)就是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的作品在整個(gè)作品中所占的比重。如果在整部作品中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作品所占比重不高,那么就應當認定作為作品一部分的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的作品具有一定的附隨性,因此可以適用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反之,如果所占比重較高,實(shí)踐中就應該妥善保護這類(lèi)作品著(zhù)作權人的合法權益,不應適用合理使用制度。民族出版社在策劃出版《中國兒童百科全書(shū)》民族文字版時(shí)就注意到該書(shū)漢文版中存在一些圖片,可能會(huì )涉及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問(wèn)題。民族出版社積極與中國大百科全書(shū)出版社進(jìn)行溝通,最終采用與中國大百科全書(shū)出版社聯(lián)合出版的方式出版了民族文字版《中國兒童百科全書(shū)》,不僅取得了很好的出版效果,也規避了法律風(fēng)險。在實(shí)踐中,至于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作品占該作品的比重為多少時(shí)才可適用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的問(wèn)題,筆者認為,應通過(guò)司法解釋的方式進(jìn)行規定,但確定該標準時(shí)應綜合考慮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作品的數量、所占篇幅、對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的影響等諸多因素。

 

完善法規制度 促優(yōu)秀作品傳播交流

 

進(jìn)入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之后,出現了微信、微博等新的文化傳播方式。如果將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翻譯成少數民族文字作品后通過(guò)微信、微博等方式自行傳播是否適用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翻譯成少數民族語(yǔ)言文字作品合理使用制度呢?筆者認為,應對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中的“出版發(fā)行”做限縮解釋?zhuān)越缍ㄆ鋫鞑シ绞降姆秶?。結合我國《出版管理條例》的規定,此處的“出版發(fā)行”應僅限于經(jīng)過(guò)政府審批獲得出版資格的出版單位將出版物印刷或者復制、進(jìn)口、發(fā)行的行為。故將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翻譯成少數民族文字作品后通過(guò)微信、微博等方式自行傳播的行為并不適用該條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同時(shí)根據《出版管理條例》等法律法規要求,出版物在正式出版之前都要經(jīng)過(guò)嚴格的三審三校,對于涉及民族、宗教等方面的內容,還需按有關(guān)要求進(jìn)行重點(diǎn)審讀,以確保出版物的質(zhì)量達到有關(guān)要求和標準,促進(jìn)優(yōu)秀作品的傳播與交流。

 

我國《著(zhù)作權法》中,將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翻譯成少數民族語(yǔ)言文字作品合理使用制度是一項體現我國國情的獨創(chuàng )法律制度,該制度自設立至今已經(jīng)歷時(shí)30年,在這30年的時(shí)間里,這項制度為促進(jìn)我國少數民族教育、文化和科技事業(yè)發(fā)展作出了不小的貢獻。因此,筆者建議,應該通過(guò)立法解釋或司法解釋的方式對該制度進(jìn)行解釋與完善,以規范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從而減少紛爭,讓優(yōu)秀作品更好地傳播,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添磚加瓦、貢獻力量,早日實(shí)現中國夢(mèng)!

新聞詳情

規范合理使用著(zhù)作權 促進(jìn)民族文化繁榮發(fā)展

2021.02.22

 

來(lái)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作者:尹俊 發(fā)布時(shí)間:2021-02-22

 

為協(xié)調著(zhù)作權人利益與社會(huì )公共利益,促進(jìn)優(yōu)秀文化的傳播,世界各國的著(zhù)作權立法大都會(huì )使用法定許可、合理使用和強制許可等方式對著(zhù)作權人的財產(chǎn)權進(jìn)行必要限制。其中著(zhù)作權的合理使用是指在特定的條件下,法律規定可以不經(jīng)著(zhù)作權人許可,不向其支付報酬,但應當指明作者姓名或者名稱(chēng)、作品名稱(chēng),并且不得影響該作品的正常使用,也不得不合理地損害著(zhù)作權人的合法權益的合法使用方式。

 

為促進(jìn)我國民族地區教育、文化和科技事業(yè)的發(fā)展,加強中華民族優(yōu)秀文化的傳播,增進(jìn)各民族之間的交往與交流,我國在1990年頒布《著(zhù)作權法》時(shí),就明確規定了將已經(jīng)發(fā)表的漢族文字作品翻譯成少數民族文字在國內出版發(fā)行的合理使用制度。此后,《著(zhù)作權法》雖歷經(jīng)3次修訂,但均相對完整地保留了該項制度,只對該制度的表述方式進(jìn)行了細微調整,其立法意圖及內涵未變。由于針對該項合理使用制度的立法解釋及司法解釋缺失,加之學(xué)界對該制度的探討相對較少,因此,導致實(shí)踐中出現了一些針對該項合理使用制度的適用問(wèn)題無(wú)法妥善解決。為此,筆者對該項合理使用的相關(guān)內容進(jìn)行了梳理和淺析,希望能為相關(guān)問(wèn)題的解決提供參考。

 

明確“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內涵

 

2020年新修改《著(zhù)作權法》中使用了“以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這一法定用語(yǔ)。對于該用語(yǔ)的內涵界定,實(shí)踐中存在不同的理解。筆者認為此處的“以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除應滿(mǎn)足主體為中國公民、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和已經(jīng)發(fā)表兩個(gè)要件外,還應重點(diǎn)考量以下兩個(gè)方面:一是從作品表現形式的角度去理解。“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應不等同于狹隘的“漢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按照我國《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法》的規定,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是普通話(huà)和規范漢字。顯然,其表現形式要比“漢語(yǔ)言文字”更為嚴謹。二是從該作品是否為原創(chuàng )作品的角度去理解。“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應既包括用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原創(chuàng )作品,也包括用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匯編、改編、翻譯等方式進(jìn)行再創(chuàng )作的作品。

 

完善司法解釋 尋求制度平衡點(diǎn)

 

在實(shí)踐中,可能會(huì )出現據以翻譯的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藍本本身就是再創(chuàng )作作品的現象。即該翻譯作品藍本是在其他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少數民族文字作品或外國作者作品的基礎上通過(guò)改編、匯編或翻譯等形成的新作品。筆者認為,對于滿(mǎn)足前文提及的,主體要件的原作品是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的再創(chuàng )作作品,由于其主體范圍和作品形式均符合合理使用制度的法理內涵,因此應該適用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其他兩種情況的再創(chuàng )作作品則不適用著(zhù)作權的合理使用制度。因為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的法理基礎就是基于社會(huì )公共利益的優(yōu)先保護原則,進(jìn)而對我國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著(zhù)作權人的財產(chǎn)權進(jìn)行合理限制。如果原作品同樣是其他少數民族語(yǔ)言文字作品,那么兩者就應平等保護而非差別保護,因此就不應對其適用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如果原作品是外文作品,那么,鑒于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翻譯成少數民族文字作品合理使用制度是我國《著(zhù)作權法》獨創(chuàng )的制度,《伯爾尼公約》及其他國家著(zhù)作權法律中均沒(méi)有此類(lèi)制度,因此也不能直接適用該合理使用制度,否則容易造成涉外法律沖突,也與我國此項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的立法初衷相違背。

 

“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中有時(shí)會(huì )附有插圖等非文字表現形式的作品。這些插圖等作品的著(zhù)作權人有可能是其他人,那么在適用合理使用制度時(shí),是否也包括此類(lèi)其他形式作品呢?

 

筆者認為,一是在通常情況下,包含在作品里的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作品只要符合我國《著(zhù)作權法》有關(guān)“作品”的規定,那么該作品的作者就該享有獨立的著(zhù)作權。無(wú)論在原作品中還是通過(guò)改編、翻譯等方式再創(chuàng )作的作品中,只要使用了該作品,就要尊重該作品著(zhù)作權人的合法權利。例如,要事先征得著(zhù)作權人的同意,不得擅自對作品進(jìn)行修改,為其正確署名等。二是目前我國的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均未對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中所包含的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的作品,是否也同時(shí)適用該合理使用制度作出明確規定。如果硬性地將合理使用制度擴展到該類(lèi)作品,就會(huì )突破“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創(chuàng )作的作品”這一前設條件,不當地限制其所包含的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的作品著(zhù)作權人的合法權利。反之,如果該類(lèi)作品不適用合理使用制度,則在將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翻譯成少數民族文字出版時(shí),需征得該類(lèi)作品著(zhù)作權人的同意并向其支付合理報酬。如此一來(lái),必然會(huì )影響優(yōu)秀的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在民族地區的傳播,與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的設計初衷相違背。

 

因此,合理使用制度應該在作品著(zhù)作權人和支持少數民族地區文化、教育以及科技發(fā)展之間尋求一個(gè)合理的平衡點(diǎn)。這一平衡點(diǎn)就是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的作品在整個(gè)作品中所占的比重。如果在整部作品中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作品所占比重不高,那么就應當認定作為作品一部分的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的作品具有一定的附隨性,因此可以適用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反之,如果所占比重較高,實(shí)踐中就應該妥善保護這類(lèi)作品著(zhù)作權人的合法權益,不應適用合理使用制度。民族出版社在策劃出版《中國兒童百科全書(shū)》民族文字版時(shí)就注意到該書(shū)漢文版中存在一些圖片,可能會(huì )涉及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問(wèn)題。民族出版社積極與中國大百科全書(shū)出版社進(jìn)行溝通,最終采用與中國大百科全書(shū)出版社聯(lián)合出版的方式出版了民族文字版《中國兒童百科全書(shū)》,不僅取得了很好的出版效果,也規避了法律風(fēng)險。在實(shí)踐中,至于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作品占該作品的比重為多少時(shí)才可適用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的問(wèn)題,筆者認為,應通過(guò)司法解釋的方式進(jìn)行規定,但確定該標準時(shí)應綜合考慮其他非文字表現形式作品的數量、所占篇幅、對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的影響等諸多因素。

 

完善法規制度 促優(yōu)秀作品傳播交流

 

進(jìn)入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之后,出現了微信、微博等新的文化傳播方式。如果將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翻譯成少數民族文字作品后通過(guò)微信、微博等方式自行傳播是否適用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翻譯成少數民族語(yǔ)言文字作品合理使用制度呢?筆者認為,應對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中的“出版發(fā)行”做限縮解釋?zhuān)越缍ㄆ鋫鞑シ绞降姆秶?。結合我國《出版管理條例》的規定,此處的“出版發(fā)行”應僅限于經(jīng)過(guò)政府審批獲得出版資格的出版單位將出版物印刷或者復制、進(jìn)口、發(fā)行的行為。故將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翻譯成少數民族文字作品后通過(guò)微信、微博等方式自行傳播的行為并不適用該條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同時(shí)根據《出版管理條例》等法律法規要求,出版物在正式出版之前都要經(jīng)過(guò)嚴格的三審三校,對于涉及民族、宗教等方面的內容,還需按有關(guān)要求進(jìn)行重點(diǎn)審讀,以確保出版物的質(zhì)量達到有關(guān)要求和標準,促進(jìn)優(yōu)秀作品的傳播與交流。

 

我國《著(zhù)作權法》中,將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作品翻譯成少數民族語(yǔ)言文字作品合理使用制度是一項體現我國國情的獨創(chuàng )法律制度,該制度自設立至今已經(jīng)歷時(shí)30年,在這30年的時(shí)間里,這項制度為促進(jìn)我國少數民族教育、文化和科技事業(yè)發(fā)展作出了不小的貢獻。因此,筆者建議,應該通過(guò)立法解釋或司法解釋的方式對該制度進(jìn)行解釋與完善,以規范著(zhù)作權合理使用制度,從而減少紛爭,讓優(yōu)秀作品更好地傳播,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添磚加瓦、貢獻力量,早日實(shí)現中國夢(mè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