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gkncr"></form>


        【集團業務】中國特色新型智庫背景下,出版企業的數字化建設

        2020.06.07   


        2015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極大地調動了各級政府、高校、科研機構和廣大學者的積極性,掀起了智庫建設熱潮。但熱潮之下仍存有諸多困境,而出版企業同樣面臨著數字化轉型等現實需求,如何在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背景下實現出版企業的數字化建設,成為了出版業內值得思索的問題。

        隨著我國文化事業的繁榮發展,智庫建設的水平也越來越高,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廣大社會科學工作者形成共識,要以自己的聰明才智為祖國的發展事業提供智力支持。

        習近平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這不僅為新時代智庫建設指明了方向,更為出版企業如何在中國特色新型智庫背景下實現數字化建設轉型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引導和支持。

        一、中國智庫的緣起

        “智庫”(Think Tank)一詞源起于西方,本意為“思想坦克”,即蘊藏著思想的進攻力和干預力的含義。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智庫”一詞以軍事術語的形式正式出現,特指軍事參謀、國防專家策劃軍事戰略和行動計劃的保密室。 

        如今我們稱之為“智庫”的組織,最早在20世紀20年代誕生于美國。如歷史最為悠久的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胡佛研究所等,之后“智庫”逐漸在世界各地普及開來。 

        盡管現代意義上的智庫及相關研究起源于西方,但類似“智庫”的幕僚、門客、謀士、軍師等群體組織在中國古代早已出現,他們在古代政治、軍事、外交活動中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如史書中有記載的:孫臏為齊威王設“救趙之計”、張良為漢高祖獻“下邑之謀”等等,他們均為各自的主公在治國理政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而現代智庫在我國的發展則是改革開放以后的事。以中國社會科學院成立、黨政軍系統智庫迅速發展為標志,在20世紀90年代初,中國首批民間智庫相繼成立,形成了中國現代智庫的雛形,直到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等高校智庫的蓬勃興起,促使了我國的智庫體系基本成型,再到近年來,以中國社科院實現功能轉型、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等一批民間智庫的大量涌現。隨著黨的十八大召開,我國正式步入了新型智庫建設階段。

        二、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特”在哪里

        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特”在其功能定位和體系建設上。

        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堅持黨的領導,這是中國各類智庫都必須遵循的基本原則。中國智庫以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光榮使命,在研究上獨立,不在政治和思想上獨立。

        同時,官方智庫是最重要的智力支持和主力軍。我國智庫體系中以官辦智庫為主的特點十分明顯,這是由我國的經濟社會制度所決定的,且我國的智庫體系呈圈層結構。其中,黨政軍直屬的調研、政研、參謀機構智庫處于內圈層;黨校、社會科學院等智庫處于中圈層;而經費來自教委的高校智庫則處于外圈層。此外,還有一些快速成長的社會智庫非均勻地分布在各圈層之中。在此結構下,中國特色新型智庫注重思想創新與成果創新并進,不止于學術研究,也積極開展應用研究。 

        三、中國特色新型智庫“新”在何處

        中國特色新型智庫“新”在不同于古代智囊、有別于國外智庫。

         首先是新思路。將智庫在公共決策上納入了中國特色新型智庫體系之中,確保智庫在體制機制上的科學運行,對于民間智庫的建設與發展提供積極的鼓勵與支持,繼而在溝通協作的基礎上建立協會性平臺組織,努力推進智庫運營上的開放性、國際化。

        其次是新定位。可以用“資政、啟民”來概括,為黨委政府科學決策提供新方案,用新思想、新理論、新成果起到啟迪教化的作用。

        再次是新體系。我國的智庫體系有層級化、多元化,中央、地方智庫之分,也有官方智庫、半官方智庫、民間智庫之別。

        最后是新趨勢。同出版企業面臨著融合出版的轉型發展一樣,我國的智庫也正在從傳統智庫向現代智庫轉型。從以經濟政策研究為主向經濟、政治、社會、外交、軍事等多領域轉變;從主要服務政府決策向服務政府、企業、民眾多方面轉變;從國內研究走向國際化研究、“二軌外交”轉變,爭奪國際話語權。

        四、中文集團助力智庫建設 

        改革開放所面臨的實踐問題為新型智庫建設提供了現實動力,黨和國家對智庫發展的決心則為其建設提供了合法性支持和進一步探索的空間。這使得新型智庫進入了高速發展的時期,但仍有諸多問題與困境存在。比如我國的智庫建設在信息資源的獲取上仍存在障礙。大量的信息搜集是高水平政策分析的基礎,沒有信息作為依據的政策分析便是無米之炊。

        信息時代,隨著互聯網技術的飛速發展,大數據順應了時代潮流。中文集團為響應習近平總書記“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號召,同時推動自身轉型發展,積極開展數字化建設,為信息資源的集聚和發散提供了有力的技術支持。

        中文集團針對各出版社、期刊社的需求,設計研發了投審稿系統、拓展出版系統、期刊建站系統、百家在線平臺、學術專著協同編輯聯合出版平臺以及學術代表作融合出版平臺等一系列核心產品,收錄了各學科專業技術人才具有創新性、代表性的學術作品,匯聚了行業內的專家、作者、出版社等資源,實現了對論文數據、專家學者、學術代表作、圖書等資源的數據積累。

        為進一步實現積累數據的價值,提升知識服務社會的功能,中文集團設計開發了數據分析系統。該數據分析系統通過對已有的數據進行分析、整合,在此基礎上運用科學的分析研究方法,依據行業的各種數據、政策等,對該行業的發展趨勢、方向等形成具有參考價值和指導意義的資料,以行業資訊報告及科技發展報告為成果。通過產出的報告,為我國各行業領域的創新發展建言獻策。

        這不僅契合了當前我國新型智庫的建設發展需要,更為我國新型智庫建設所面臨的困境與障礙提供了合理、有效的解決方案,真正意義上完成了對我國智庫建設的助力。

        與此同時,中文集團在實現助力我國新型智庫建設的基礎上,通過對信息資源的不斷搜集、積累,加快開展相關的技術研發工作。這也滿足了中文集團自身的數字化轉型發展需要,從而能夠以更好地姿態邁向融合出版的發展道路。


        新聞詳情

        【集團業務】中國特色新型智庫背景下,出版企業的數字化建設

        2020.06.07


        2015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極大地調動了各級政府、高校、科研機構和廣大學者的積極性,掀起了智庫建設熱潮。但熱潮之下仍存有諸多困境,而出版企業同樣面臨著數字化轉型等現實需求,如何在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背景下實現出版企業的數字化建設,成為了出版業內值得思索的問題。

        隨著我國文化事業的繁榮發展,智庫建設的水平也越來越高,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廣大社會科學工作者形成共識,要以自己的聰明才智為祖國的發展事業提供智力支持。

        習近平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這不僅為新時代智庫建設指明了方向,更為出版企業如何在中國特色新型智庫背景下實現數字化建設轉型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引導和支持。

        一、中國智庫的緣起

        “智庫”(Think Tank)一詞源起于西方,本意為“思想坦克”,即蘊藏著思想的進攻力和干預力的含義。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智庫”一詞以軍事術語的形式正式出現,特指軍事參謀、國防專家策劃軍事戰略和行動計劃的保密室。 

        如今我們稱之為“智庫”的組織,最早在20世紀20年代誕生于美國。如歷史最為悠久的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胡佛研究所等,之后“智庫”逐漸在世界各地普及開來。 

        盡管現代意義上的智庫及相關研究起源于西方,但類似“智庫”的幕僚、門客、謀士、軍師等群體組織在中國古代早已出現,他們在古代政治、軍事、外交活動中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如史書中有記載的:孫臏為齊威王設“救趙之計”、張良為漢高祖獻“下邑之謀”等等,他們均為各自的主公在治國理政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而現代智庫在我國的發展則是改革開放以后的事。以中國社會科學院成立、黨政軍系統智庫迅速發展為標志,在20世紀90年代初,中國首批民間智庫相繼成立,形成了中國現代智庫的雛形,直到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等高校智庫的蓬勃興起,促使了我國的智庫體系基本成型,再到近年來,以中國社科院實現功能轉型、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等一批民間智庫的大量涌現。隨著黨的十八大召開,我國正式步入了新型智庫建設階段。

        二、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特”在哪里

        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特”在其功能定位和體系建設上。

        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堅持黨的領導,這是中國各類智庫都必須遵循的基本原則。中國智庫以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光榮使命,在研究上獨立,不在政治和思想上獨立。

        同時,官方智庫是最重要的智力支持和主力軍。我國智庫體系中以官辦智庫為主的特點十分明顯,這是由我國的經濟社會制度所決定的,且我國的智庫體系呈圈層結構。其中,黨政軍直屬的調研、政研、參謀機構智庫處于內圈層;黨校、社會科學院等智庫處于中圈層;而經費來自教委的高校智庫則處于外圈層。此外,還有一些快速成長的社會智庫非均勻地分布在各圈層之中。在此結構下,中國特色新型智庫注重思想創新與成果創新并進,不止于學術研究,也積極開展應用研究。 

        三、中國特色新型智庫“新”在何處

        中國特色新型智庫“新”在不同于古代智囊、有別于國外智庫。

         首先是新思路。將智庫在公共決策上納入了中國特色新型智庫體系之中,確保智庫在體制機制上的科學運行,對于民間智庫的建設與發展提供積極的鼓勵與支持,繼而在溝通協作的基礎上建立協會性平臺組織,努力推進智庫運營上的開放性、國際化。

        其次是新定位。可以用“資政、啟民”來概括,為黨委政府科學決策提供新方案,用新思想、新理論、新成果起到啟迪教化的作用。

        再次是新體系。我國的智庫體系有層級化、多元化,中央、地方智庫之分,也有官方智庫、半官方智庫、民間智庫之別。

        最后是新趨勢。同出版企業面臨著融合出版的轉型發展一樣,我國的智庫也正在從傳統智庫向現代智庫轉型。從以經濟政策研究為主向經濟、政治、社會、外交、軍事等多領域轉變;從主要服務政府決策向服務政府、企業、民眾多方面轉變;從國內研究走向國際化研究、“二軌外交”轉變,爭奪國際話語權。

        四、中文集團助力智庫建設 

        改革開放所面臨的實踐問題為新型智庫建設提供了現實動力,黨和國家對智庫發展的決心則為其建設提供了合法性支持和進一步探索的空間。這使得新型智庫進入了高速發展的時期,但仍有諸多問題與困境存在。比如我國的智庫建設在信息資源的獲取上仍存在障礙。大量的信息搜集是高水平政策分析的基礎,沒有信息作為依據的政策分析便是無米之炊。

        信息時代,隨著互聯網技術的飛速發展,大數據順應了時代潮流。中文集團為響應習近平總書記“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號召,同時推動自身轉型發展,積極開展數字化建設,為信息資源的集聚和發散提供了有力的技術支持。

        中文集團針對各出版社、期刊社的需求,設計研發了投審稿系統、拓展出版系統、期刊建站系統、百家在線平臺、學術專著協同編輯聯合出版平臺以及學術代表作融合出版平臺等一系列核心產品,收錄了各學科專業技術人才具有創新性、代表性的學術作品,匯聚了行業內的專家、作者、出版社等資源,實現了對論文數據、專家學者、學術代表作、圖書等資源的數據積累。

        為進一步實現積累數據的價值,提升知識服務社會的功能,中文集團設計開發了數據分析系統。該數據分析系統通過對已有的數據進行分析、整合,在此基礎上運用科學的分析研究方法,依據行業的各種數據、政策等,對該行業的發展趨勢、方向等形成具有參考價值和指導意義的資料,以行業資訊報告及科技發展報告為成果。通過產出的報告,為我國各行業領域的創新發展建言獻策。

        這不僅契合了當前我國新型智庫的建設發展需要,更為我國新型智庫建設所面臨的困境與障礙提供了合理、有效的解決方案,真正意義上完成了對我國智庫建設的助力。

        與此同時,中文集團在實現助力我國新型智庫建設的基礎上,通過對信息資源的不斷搜集、積累,加快開展相關的技術研發工作。這也滿足了中文集團自身的數字化轉型發展需要,從而能夠以更好地姿態邁向融合出版的發展道路。


        国内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九九_欧美精品专区第1页_美女黄网站免费观看_国产AⅤ三区